今天也想有粮吃

【苏靖】琰琰养成(三)





琰琰扯着他的衣领慢慢爬上去在苏先生肩上坐好,“去玩!” 

仰头看着苏先生的琰琰睁圆了一双鹿眼,身上系好了白色的大氅,一圈毛领更衬得他可爱,苏先生忍住想要摸摸他的心情,笑道,“好。” 

他折了一枝梅花递给琰琰,琰琰抱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梅花枝子好奇地凑上去闻花香。 

艳红与雪白相映,苏先生心情愉快地欣赏起雪中美景来。 


琰琰坐在桌案上,小碟子里是一块榛子酥。 

景琰坐在桌前,食盒里是一碟榛子酥。 

琰琰站起来跑到食盒旁边,身子趴在上面踮起了脚尖,榛子酥的香气扑鼻而来。 

那么多……!琰琰的羽睫扑闪扑闪,一双鹿眼里盛着水光。 

他瞅了一眼品着香茗的苏先生和小小苏,又眼巴巴地看着捻起一大块榛子酥的景琰,再一对比自己碟子里的,脸上委屈极了。

 景琰一低头便看到琰琰仰起小脸执着的视线,那双一模一样的鹿眸紧紧地盯着他——手里的榛子酥。

 他心下一转便猜到了琰琰的念头,毕竟榛子酥那么好吃。 

然而考虑到琰琰的体型还是不可放纵,“你吃太多会不舒服的。” 

漆黑明亮的鹿眼眨巴眨巴,一点点聚集起泪水,却执拗地盯着榛子酥默然不语。

 唔……难道小时候的自己马上要哭了时就是这样的吗?……回过神来的景琰还是不忍心,给他掰了一小块放在碟子里,“慢点吃。” 

琰琰扯着小袖子擦了擦眼角,趴在软垫上护住小碟子笑意满满。

 对面密切关注的两人终于能长舒一口气,同时端起茶盏轻抿一口茶的小小苏和苏先生心里闪过一个念头:好想亲亲琰琰/景琰……




 tbc 

五月的一颗糖~

【先天性转】桃花(番外)禮物(殊琰♀)

好开心哒~爱你w

喵喵喵喵噫!:



(兩人十五歲到十八歲三年间的小番外一)礼物




这一日上元灯会,林殊拉着景琰出去玩,猜灯谜猜得累了便去酒馆里吃东西。




林殊是酒馆的熟客,店家看到两人一同来便引着两人从偏门一路上了二楼的隔间,从窗户又能看到各处闪烁的花灯熙熙攘攘的人流又不吵闹。




景琰和林殊玩了一晚上都有些饿了,林殊点了三四道菜,景琰又补了两道。




刚点完菜就听到旁边的客室里传来了脚步声,进而有女子们说话的声音。




上元节这天女眷出门的也很多,有三两好友约着一同出行看花灯并不是少见的事。




这酒馆的二层便多是这样的小隔间,倒也方便了女眷们聚在一起。




她们声音不大,但因为挨得近,以景琰和林殊的耳力实在很难听不清。




————




景琰觉得偷听不好,但几次和林殊说话都被隔间的笑声打断。




大约是许久不见的缘故,女子们的话头几乎没停过,从发簪首饰到衣料布帛无所不谈,林殊拉拉景琰的袖子,用口型问道,你平日与她们在一块儿时也聊这个?




景琰摇头,我坐在一旁也没留意过她们聊什么。




林殊心道,哪里是听着,分明是坐在一旁吃点心根本没听吧。




正说着,只听隔壁一人说,对了,说到好料子,你们看到七公主殿下的那身披风了么。




景琰一愣,和林殊对视了一眼,没想到话题会扯到自己身上。




怎么没见,那件红披风,那日我远远瞧见,在雪中一袭红衣白马,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。




你别光羡慕,喜欢便照着做一件啊。




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。我倒真去铺子里细问了,百般打听才知道那红缎银底的料子是从西厉那边过来的,柔顺是真,也轻薄得很,便是做春日里的披风都嫌冷呢。




景琰满脸疑惑地扯了挂在一旁的披风来看,这披风是小殊送的,她觉得暖和就一直穿着,怎么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道道。




只听旁边又道,那便做得厚些又如何?




那便笨重了。后来我再去问给七殿下做披风的铺子才知道,那披风是里外缝了两层的,中间用的是狐皮做衬。




女眷们又啧啧赞叹羡慕起来。




菜上来之后两人吃了良久,景琰才对林殊说了句谢谢,低声问林殊,秋猎时你问我要走了两张狐皮就是做这个了?




林殊点头,你两张加我猎的两只,正好够你这身,所以也不能全算我送你的,不必跟我道谢。




“那下次秋猎咱们多猎一点。”




林殊眼睛一亮,“给我吗?”




“你又不怕冷,这个穿着好看又暖和,我想给王妃嫂嫂也做一件。”




“……哦对哦。”




————




祁王妃得了新披风,很是喜欢,对夫君说该给景琰一件回礼。




景琰很少开口讨要东西,犹豫再三才别扭的开了口,听说皇长兄得的西域的那匹宝马要下马驹了,我想要小马。




王妃与祁王对视了一眼,忍不住齐齐笑出声来。




“景琰,虽然你甚少开口问我要东西,我也想要给你,可那匹小马我已经应许了别人了。”




景琰竟然没有松口,执拗地继续问道,“不知皇长兄答应了何人?”




“你倒真是势在必得,只可惜那人你怕是争抢不过。”正说着,家仆来报信说林殊到了,祁王便指着往里走的林殊说,“马就一匹,你们自己商量吧。”




景禹向林殊说了原委,又问他,“景琰想要我府上那匹马驹,你给不给?”




林殊一愣笑道,“当然给啊。”




祁王很是欣慰的点头,“你小时候可不见这么大方,到底是长大了懂得谦让了。”




林殊理所当然地答道,“反正她要来也是送我,里外里都到我手里,吃不了亏。”




被一语戳破的景琰转身就走,林殊陪景禹说了几句话也追了出去,萧景禹笑着对妻子说道,“这两个孩子都大了。”




“是啊是啊。”祁王妃还在爱不释手地摸着浅碧色的新披风。




“从前小殊也抢景琰的东西,两人还打起来过,景琰一把把小殊的裤子扯掉了,还把小殊打得哇哇哭。”回想起金陵一霸也有哭得昏天黑里鬼神色变的时候,景禹脸上露出怀念的笑意。




“……那时他俩还不满周岁吧,景琰大一个月,自然力气大些。”




“后来长大些两个人还是打。”




“但都有分寸了。”




“再看现在,小殊都知道哄人了。”祁王看着院子里站着的景琰和小殊,大感欣慰的说道,“这两个孩子感情真好。”




“恩,”祁王妃那句略带些羞涩的“恩爱得就像你我一样”的话还未出口,就听景禹说道,“我看景睿和豫津都没有这么好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tbc


番外,論證論點:宸妃和林燮還有祁王大大的神經線都有點一脈相承的粗。


遲到的生日賀 @今天也想有粮吃 生日快樂(雖然是昨天)

【苏靖】逢君(章九·狐狸苏)

前文请戳逢君tag~

 

 

 

 

  “阿苏?”见狐狸没有跟上来青年便回头看去,白狐摇了摇尾巴上前把爪子搭在他的衣袖上。

 

  景琰笑着蹲下去,白皙的指尖轻点他的鼻子,“秀童姐姐脾气很好的,唔…她的修为也很高。”

 

  梅长苏内心郁郁:景琰重点不是这个啊。难道我会怕打不过她吗……

 

  眼见狐狸的耳朵轻垂,景琰的手指挠挠他的下巴,却被白狐低头含住了手指。

 

  梅长苏小心地不让齿锋触碰,只用舌尖轻舔着指腹。屋子里仿佛被施了一个凝时术,景琰只觉得指尖的酥麻感似乎传到了心底,他怔怔地站在那里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。

 

  空气中的灵气波动让景琰回过神来,他急忙抽出了手指,好在梅长苏偷瞄他的表情及时松口没有让他受伤。

 

  秀童出现在屋子里时察觉到气氛有些奇怪,凤眸扫过两人最后盯着梅长苏,不知道这只狐狸又干了什么……

 

  “秀童姐姐,先来看看阿苏的伤吧。”景琰转身去翻储物袋里的玉盒,“外伤我有用断续膏……”

 

  在他背后两妖的眼神瞬间交锋,景琰转过来时又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

  “有你的膏药他的伤应该早就好了,”秀童说着伸出素白的手,指尖凝起一个小小的光球,灵气裹着她的一丝神识探入白狐的体内。

 

  梅长苏心知景琰面前她并不会伤害他,况且她就算看出来也不能追其源,因此也放开了屏障。

 

  景琰睁大眼睛看着秀童的面色,仍有些担忧。

 

  秀童挑眉,收回了神识,“景琰,毓秀峰上的万年石钟乳你去取一点吧。”

 

  景琰咦了一声,“秀童姐姐不是前几日刚取过吗?”

 

  “已经用掉了。”秀童面不改色道,“去取一点给这只狐狸用。”

 

  青年点点头,摸了摸梅长苏的头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

  秀童手指一划布下一个禁制,看着梅长苏的眼神有些复杂,“你的灵力……”她迟疑地开口。

 

  白狐摩挲着爪子,眼眸如深不见底的幽潭。“旧伤而已。”

 

  秀童还未出口的话被他这淡淡的一句给憋了回去,他的修为本就在自己之上,秀童也只是哼了一声不再多言。

 

  “你把景琰支开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梅长苏变回人身坐在了榻上。

 

  “你想到离开的方法了吗?”其实她对梅长苏也没有什么恶感只是很担心景琰受到伤害罢了。

 

  “还……没有。”回答的那一刹,梅长苏眼前闪过的是景琰的鹿眼,还有他的笑容。

 

  他的指尖搓着袖口,“不过结界必有其薄弱之处,只待慢慢摸索。”

 

  “若有线索我也会告知你的。”秀童就算相信梅长苏也不可能放任他探查琅琊山的每一处。

 

  “有劳了。”

 

  “你……对景琰——”秀童看到梅长苏眸中不变的笑意,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

  玉瓶碎裂的声响把他们吓了一跳。

 

  “秀童姐姐?阿苏?!”

 

  景琰瞪圆了眼睛看着两人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秀童:琰琰怎么这么快!他平常都走着去的啊,忘记琰琰可以穿越禁制了……

梅长苏:突然被景琰看到人身了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……

 

好像是久违的一更……顺便说一下本子的预售到今晚12点结束~谢谢大家的喜欢!

祝贺自己又翻开了岁月的一页(并不……)

 

 

心心念念着的本子终于到手啦!来一发repo,扑倒土豆真的好开心呀  @擂文 

本子超级棒,拆完之后的我仍处于激动得不太会说话的状态……本子很厚很厚很厚,但是捧在手里的感觉特别好~书签和海报也美美哒!

这几天查了无数遍物流状态,本子完好到达的那一刻幸福感满满!此处必须再一次表白豆豆,捧心!番外无论看多少遍都好喜欢哒~从洞仙歌追起,追一世真的时候更是有幸见证它的完结。我真的是特别特别喜欢豆豆还有你的文!谢谢土豆写完这个温柔的故事,留下一个圆满的结局。也非常高兴认识豆豆,和你在一个坑里不能更幸福啊啊啊。

可以愉快地N+1刷一世真啦,看完泪目时正好可以吃又甜又暖还有肉的番外,然后再细细品味洞仙歌,还有画手太太美美的图~一本放床头,一本放书架,一本放桌子上……幸福!!!

本来早就在想repo时写什么,但书拿到手里后已经被幸福感冲昏了头脑,所以,这么棒的本子大家快吃下这发安利吧~


【苏靖】14:00 大梁命运夜

Fate背景下,私设众多,结局HE。

 

 

01

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光线,把室内与艳阳的室外分割开来。

案前点着一支白蜡,密闭的室内却似是有风,火光摇曳。

束起长发的青年俯下身来,双手拢在一颗鹌鹑蛋大小的圆润的珍珠上方,缝隙间隐约闪现着白光。

“噼啪”一声,质地莹润的珍珠碎裂成几瓣,转瞬间又化为粉末。

“啊,”青年撩起额间碎发,“又失败了。”

修长的手指握住笔在日历上画下一个红叉。转而又很可惜地看着珍珠粉末,“得想办法了。”家传魔术中的珍珠就是大写的消耗品,他已经穷得快买不起榛子酥了。

他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,打开窗户,久违的阳光照进室内,萧景琰眨了眨眼睛,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来。

此时,距离他遇见命中注定的servant已不足二十四小时。

 

02

他倒在地上,掌心的伤口不断滴落着鲜血。

透过窗户可见一轮皎月,“月圆之夜……”萧景琰蹙着眉喃喃道。

护在怀中的木匣里的珍珠不知何时蹭上了血迹,萧景琰刚想伸手去擦,发现地上的魔法阵有了变化,滴入阵中的鲜血与纹路相融,纹路里流转着暗蓝的光,与此同时珍珠也发出了莹莹的光亮。

光芒大盛的一刹那萧景琰用手捂住了眼睛。

“是汝在唤吾?”温和的声音却有一种莫名的威严。

萧景琰睁开眼睛,迎上从光阵中走出的男子的目光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汝的名字?”

“萧、景琰。”不知为何,耳边的声音让他有一种怀念之感。

“晚上好,master。”夏夜里披着大氅浑身上下都是古风韵味的清俊男子勾起一抹笑。

画风转变太快让景琰有些接受不能,他瞪大一双好看的鹿眼,直直地盯着眼前人。

“我是你的servant,梅长苏。”

 

03

“你告诉我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相吗?!”圣杯战争作为机密也仅仅在时钟塔的藏书上模糊提过几句,但事实总是能让人崩溃。

说好的战斗厮杀呢!

“最先集齐大梁命运夜的超稀有五星卡片的那组master和servant就能夺得圣杯。”

友情出场的真·中介(仲裁)——蔺阁主给了他们一点秘密情报,“注意卡牌中的核心是千年前的大梁太子与江左盟宗主。”

梅长苏挑眉,与拿到钞票后表情很欢快的蔺晨交换了一个眼神,然后摸了摸还在为自己的手气发愁的景琰的长发。

“景琰,别怕,我在呢。”

 

04

又一颗珍珠报废了,萧景琰闷闷不乐地走出房间。

自家servant正泡好了一壶茶,梅长苏察觉到他的心情,放下茶杯,“怎么了?”

萧景琰倒在沙发上,无力地吐出两个字,“珍珠。”他的存款已经不够支付下一批适用于魔术的珍珠了。

梅长苏思索片刻,“不知这些东西可有用处?”说罢他就把手伸进虚空中,掏出了一件一件年代久远却都是有价无市的真品——各种古玩珍器。

萧景琰的喉结滑动了一下,“这么多……”他勉强让自己的视线移开,“我可能一时没办法还你……”心里认真考虑着该打工多长时间才能还清。

梅长苏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景琰,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还。”墨色的眸中闪过一抹狡黠。

 

05

萧景琰打开母亲送来的食盒,榛子酥的香气扑鼻而来,一双鹿眼瞬间就亮了起来。

他侧头去看身旁的servant,“尝尝母亲做的榛子酥吧。”

梅长苏放下手里的书,闻言笑道,“好啊,不过我想景琰喂我。”servant 的眼睛里满是笑意。

虽然长时间的相处让感情渐渐质变,但萧景琰还是会因为一些小动作而脸红。

他拿起一块榛子酥飞快地塞到了梅长苏的嘴里,然后就开始一块接一块地吃着。

梅长苏看到他可爱的吃相心中一动,手指摩挲着袖口。

 

萧景琰被突然响起的咳嗽声吓了一跳,他转身看到servant正涨红着脸不停地咳嗽着。

“你怎么了!”他忙轻抚servant的后背,又想起来该给他倒杯水,结果手被梅长苏拽住了。

“我……咳咳、对、榛子咳咳……过、敏……”梅长苏好不容易说完一句,按住景琰的手在颤抖着,“魔力……咳咳…在、流失……”

其实身为英灵,他生前确实对榛子酥过敏,现在这副样子不过是恶趣味而已。可是看到红着眼圈的景琰,心里不由愧疚了一秒。

魔力流失对于servant来说是很严重的问题,萧景琰拼命回想起书中的各种记载,咬紧下唇心中已有了决意。

正当梅长苏内心交战时,唇上传来了温柔的触感。

“唔……?!”

青涩的吻却让梅长苏的心柔软起来,他忍不住抱紧景琰,逐渐夺回了主动权。

被吻得晕晕乎乎的景琰还努力地思考,看来书上说得没错,亲吻也是补魔的有效方式……

 

06

一场战斗过后,他们成功找到了一张卡牌。那张闪着金光的卡片落入萧景琰手中时,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,“这是一张五星的!”

梅长苏笑了笑,“什么职阶?”

金光散去后,他们看清了牌面,身着白衣被锁链束缚着的人长发散落,遮住了容颜。

“Avenger……难道是江左盟宗主吗!”

惊讶中的景琰也因此错过了身旁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流光。

然而,很快萧景琰就察觉到了不对。他的servant脸色很不好看,捂着嘴又咳嗽了起来。

“长苏?”触及到的手如冰一样冷,萧景琰心里生出不安。

顺着指尖缝隙流淌的鲜血刺痛了他的眼睛,“长苏!”他接住了无力而倒下的servant。

 

萧景琰凝视着床上面色苍白的人。

“魔力过载。”蔺晨的话还回响在他的耳边。

他知道梅长苏很强大,却没想到庞大的魔力与作为容器的身体并不相符,原来他时刻在忍受着这样的痛苦。

萧景琰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,他的指腹滑过梅长苏的眉眼。

对他而言,梅长苏早已不只是他的servant了。

 肉渣请戳:微博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HE哦,祝大家天天有粮吃~


《一世真》对比《岁月风平》调色盘

调色盘简直一目了然

擂文:

我一直在等着那个姑娘来解释,我没有要求她删文,没有要求她道歉,即使在知道出来调色盘之后我也没有转过,也从未告诉过别人文章的名字。我后来知道文章再开时,我说过事情到此为止吧,算了。


可是,我今天看到作者一篇语气近乎调侃的“澄清”。


我想说的是,看完姑娘这篇所谓的自清,大概才明白一直以来我的忍耐和沉默,都是最可笑多余的东西了。


首先,我没有说过任何【重生到赤焰案前是谁的专有梗】这样的说法,也从未这样认为,有写类似梗的姑娘在以前就问过我需不需要要授权,我跟她说过一样的话,这个有私信为证。


姑娘这篇避重就轻地说辞,看起来有些道理,但细看并没有解释为何两篇文的情节相似度如此之高。


我想指正的是这次抄袭的不是文句,而是剧情逻辑。而这些剧情不是靖王重生到那个时间点的【必然】逻辑——一滴水滴在手背上,每一次都不会滑向同一个方向。它可以有很多发展和变化,在看过《一世真》的情况下,你选择了和我高度相似的一条路线。


如果按照你的解释方式,把所有的相同点总结成【我喜欢这个角色所以让他提前出场了,你也让他提前出场了?巧合嘛】,【情节相同?我和你想的一样啊,也认为在这个情况下必须有这个情节】【林殊都喜欢翻墙?巧合】,用巧合解释了一切,那么天下就没有借梗这个说法了。


很简单的公式:一个梗一样的概率就算是50%,那么第二梗也一样的概率就变成25%,如此连着撞上十几次,一个天文数字的撞梗几率却都被姑娘轻飘飘地解释为巧合。


很多读者无法理解借梗对于写手到底是什么,就像是很多人不能理解吸色对于画手来说也是非常过分的借鉴一样。我从没有想试图说服所有人,只是没想到得到的确实如此答复。


在工作之余花了很多时间一点一点构思出来的文,变成了另一个人笔下的东西,并且一切只是巧合。


很抱歉,我认真看了几遍,还是无法接受你的解释,就像你根本不会承认你从我这里借鉴了剧情一样。


那就请允许我把姑娘的文公开一下:《岁月风平》,让大家自行判断吧。(这里我请求一句,不要牵涉CP,不要牵涉CP,和CP无关←这是我一直以来沉默的原因之一)


不过我想,无论大家的结论是怎样的,姑娘也不会停止更文了吧。


虽然姑娘不是职业写手(我也不是),不过在以后的写作中,希望你不会遇到这种事。


希望你可以在接下来的部分,写出一篇完全不同的好文章来。


 


 


河源花开:






Eve回复了xxx:其实我没想好唉 正在考虑要不要让蔺晨也留着记忆出来露个脸呢




@Eve 


《一世真》《岁月风平》

还是希望作者姑娘能为前八章撞了那么多梗给擂文太太一个解释

河源花开:




Eve回复了xxx:其实我没想好唉 正在考虑要不要让蔺晨也留着记忆出来露个脸呢




@Eve 

【苏靖】琰琰与小小苏(三)

更一章甜的换换心情~ 




苏先生对景琰是有求必应,更何况面对的是穿着琅琊阁限量定制的广袖红裙的小琰琰。

 一双鹿眼眨巴眨巴看着你,仰起的小脸满是期待,又有谁能抗拒得了呢?

 于是今日的江左盟依旧是花银子如流水。 

小巧精致的秋千架好搭在窗边的桌案上。窗外的一株株桃树开出了满园春色,枝桠随风而动,淡粉的花瓣飘落到桌案上,柔和了这一方空间。 

琰琰坐在秋千上,小小苏站在后面推起了秋千。晃动的秋千渐渐荡了起来,推到高处的琰琰使劲抓着秋千的绳索,睁开一只眼睛看下面,便看到走到对面的小小苏在冲着他笑。 

“宗主,您看这……” 

那边桌子上琰琰正跳起来向他招手,小裙子随他的动作飘起一点。 

琰琰身侧的小小苏手捧茶盏,露出浅浅笑意。 感受到了小小苏的脑电波,苏先生握着画笔的手一个用力——没折断…… 

忧伤与愤怒融合在一起的江左梅郎暗中恶狠狠地磨牙:这是我出的银子!我设计的秋千!休想有人给你们推秋千——下了狠心要拒绝琰琰一次。 

苏先生僵硬地移回目光,在纸上画了两笔后淡定地指示着黎纲去做劳力。 

黎纲心里碎碎念个不停却还是走了过去,颤抖地伸出小指去推秋千,生怕用力过猛伤了两个小人。

 顺着风高高荡起的秋千上,琰琰与小小苏并肩而坐。 桃花被风吹落,有一朵落在琰琰的头发上,小小苏替他拿下来,又把花瓣别在琰琰的耳后……

脸红的琰琰低着头,却又忍不住抬眼去看小小苏。彼此对视间笑容明亮,相扣的手指不曾松开。


 一日,景琰无意间发现一本用红绸系着的册子,思来想去也不知是谁落下的,不禁解开红绸翻开来看是否有署名。 

只是第一页就让他睁大了眼睛,“……!” 

翻页的手速越来越快,景琰的脸也红了起来。 

每一页都是各式各样的衣服,白色束腰泡泡裙,大红广袖流仙裙,系着铃铛的水牛角帽子连体寝衣……

 而且每一件都画了两遍,分别以自己和小琰琰的着衣效果加以点评。 

“袖子过长。”

 “红色果然很配景琰。” 

“琰琰的小裙子已经在定做中,干脆也来一款加大版~” ………… 

看到本子上的熟悉字迹,景琰拽着红绸的手青筋暴起。 

“列将军,你有没有看到一本系着红绸的本子?” 

门外黎纲的声音响起,景琰忍不住一掌拍在桌案,“战英!从今天起闭府不见客。”末了加上一句,“尤其不要放梅长苏进来!” 

同时派了列战英去苏宅把琰琰连同珍珠匣子也接走了。 

正为本子的丢失而痛心的苏先生又知此噩耗,不禁又开始吐血。 

事后,苏先生用了十斤榛子酥才让景琰勉强消气。

 当然,他是在夜里从密道去的。 

而此次最大赢家……嘘,“天凉了,要喝一杯热茶吗?”——笑得温和的小小苏。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顺便说一下本子的事情~代理说最近淘宝严查为以防万一先下架几天,过两天就会重新上架的,已经买了的姑娘不要担心,不会影响到发货哒。如果有换新的地址链接我也会发出来的^_^

【苏靖/歌凯】如果凯凯和琰琰互穿了(章三)

和我一样快忘了剧情的可以戳这里:脑洞   章一   章二


 

  琅琊榜?

 

 萧景琰轻声念了两遍,指尖抚过书脊,又一点一点摩挲着封皮的手书,这样的字迹让他想起了小殊,若是没有那十二年,一切是否一如往昔……

 

  景琰垂眸,目光黯淡了几分,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心却跳得很快,似是在催促着他翻开书页,去看以此为名的书里到底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。

 

  景睿的名字出现时他还以为只不过是个有趣的巧合。然而情节的发展让景琰蹙起了眉,翻书的手指动得越来越快。


   待到他看见了那绝不会认错的名字,“梅長蘇”三个字让他不禁睁大了眼睛。好像有一块大石头落在心里拉着他往下坠。

 

  疑窦丛生,可是他忍不住要往下看下去。他觉得自己身处迷雾之中,只有清楚故事的走向才能破开迷障。


   钥匙转动的声音并没有唤回他的意识。


   胡歌拎着袋子走进客厅,笑道,“我给你带了些吃的,你一定饿坏了吧。”

 

  萧景琰抬起头,颤抖的手再也拿不住书啪唧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

  胡歌愣了一下,目光落到了散开的书,封皮上的大字让他心里一个咯噔:不会吧……!这还是当年去台湾宣传时带回来的台版琅琊榜,景琰他看过了?!

 

抬眼看到景琰垂眸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,心中担忧更甚,他也拿不准眼前人究竟看了多少。

 

  胡歌上前一步捡起书,细看之下才发现是卷一,悄悄松了一口气,这样似乎没有太大问题?


   他拍了两下书,又把它放回原位,移了移其他的书挡住了后面几册露出的书角。

 

  室内一时有些静默,胡歌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问不出你喜欢这本吗?


   他努力笑得自然,这对演员来讲并非难事,奈何他面前是与凯凯仿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景琰。

 

  他放弃牵动嘴角,转身去摆碗筷,“饿了吧?来吃东西吧。”

 

  萧景琰看着他的背影,又看向了书柜。小殊,真相竟然在一本书里吗……


  他收回目光,走到了餐桌旁边。桌子上摆好的都是江浙菜,一盘盘摆起来赏心悦目香气扑鼻,胡歌甚至还让助理去餐厅打包了一份榛子酥。

 

  可惜吃饭的两个人各怀心事,彼此间没怎么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夹菜。

 

  当萧景琰第三次盛汤却把汤勺放到一盘盐水鸭上时,胡歌忍不住问,“不合胃口?”

 

  怔怔的景琰回过神来,“没有,”他端起碗扒拉了两口饭,“很好吃。”

 

  胡歌在心里叹气,他差不多能猜出景琰在想什么。但是他现在最怕景琰开口问他有关那本书的事…………


   想转移他的注意力的胡歌夹了块榛子酥放到景琰碗里,“那就多吃点。”

 

  景琰的目光由他的脸落到榛子酥上,盯着那块榛子酥看了好久,久到胡歌担心地想偏头去看他的眼睛时,景琰勾起了嘴角,“嗯。”


   胡歌却觉得那抹笑却像是快要哭了似的。

 

 

  “景琰,你看!”卧病在床的七皇子正看着窗外的桃花,林殊就从窗外探头直接翻了进来。

 

  摊开的掌心里是一路小心捧着的几块碎了点的榛子酥。


   景琰正在病中只能喝苦涩的药,零食糕点都只能看却吃不到。


   “喝完药吃一点就不会苦了。”林殊笑着点了点景琰的鼻尖。


   景琰捧着榛子酥,仿佛还能感受到小殊手中的温度。他睁着一双鹿眼,嘴角绽开一点笑来。

 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填了一点QAQ,宗主与凯凯掉线中,下一章应该会露面啦。其实结局想好了但中间还不知道要怎样圆,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写片段放上来。但是请放心,这是一个he的坑……

注:台版琅琊榜有四卷,竖排繁体,翻阅顺序一致,大家不用担心琰琰看不懂了~

顺便说一下,照影成双正在预售中,想收本子的姑娘不要错过啦,传送门:请戳